报名导航
最新文章
当前位置: 首页 > 代写艺术论文 >

《文心雕龙·镕裁》篇理论命题之类型、内涵及价值

发布日期:2018-12-19 浏览次数[] 文章来源:网络整理

【摘 要】“命题”是刘勰表述文论思想的主要形式,他在《镕裁》篇提出了十多个关于情辞锤炼的理论命题。从构成类型的角度看,代写硕士论文,这些命题包括单句式、双句式及多句式三种类型。从理论内涵的角度看,本篇命题涉及到情辞锤炼、材料取舍及字句剪裁三方面内容。从价值意义的角度看,本篇命题不但对于古今文学之创作具有切实的应用价值,而且对于古代文论的建构及当代文论的完善,亦具有重要价值。

【关键词】《镕裁》;理论命题;价值

中图分类号:I206.2 文献标志码:A 文章编号:1007-0125(2018)10-0223-03

大量运用“命题”表述文论观点是《文心雕龙》显著的学术特色之一,因为本书提出了近三百个理论命题,这些命题对于《文心雕龙》文论体系之建构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。《镕裁》篇作为《文心雕龙》的核心篇目之一,主要探索创作过程中“命意修词”方面的“作文之术”[1]问题,刘勰在本篇就是通过一系列命题的提出而阐释这一问题的。所谓“命题”,是指“表达判断的句子……一切凡陈述句所表达的意义为命题,被断定了的命题为判断。也有对命题和判断不做区别,把判断叫做命题的。”[2]按照《辞海》对命题的这种阐释,《镕裁》篇提出了11个命题,即“设情以位体”“酌事以取类”“撮辞以举要”“绳墨之外,美材既斫”“首尾圆合,条贯统序”“句有可削,足见其疏;字不得减,乃知其密”“字去意留,辞殊意显”“美锦制衣,修短有度”“万趣会文,不离情辞”“情周而不繁,辞运而不滥”“芟繁剪秽,驰于负担”等。这些命题言简意赅,内涵丰富,形式多样,不但体现了古代文学创作的基本规律,而且在当代仍然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及应用价值。

一、《镕裁》篇理论命题之基本类型

第一,单句式命题,即由一个简短的句子构成的命题。这类命题在《镕裁》篇中主要有三个,即“设情以位体”“酌事以取类”和“撮辞以举要”。这三个命题均是由两个动宾结构的词语借助于连词“以”组合而成的简单句,即“设情”与“位体”、“酌事”与“取类”、“撮辞”与“举要”都是動宾结构的词语。每个命题中的两个动宾结构词语又有一定的逻辑关系,如“设情”而后“体位”,“酌事”而后“取类”,前者是因,后者是果,前后为因果关系。而“撮辞”与“举要”则是目的关系,即“撮辞”必须以“举要”为目的。这三个命题虽形式简单,却蕴含着深刻的理论内涵,即文体的确立必须以所写之情为本,材料的选取必须以所叙之事为本,文辞的运用必须以突出要点为本。这些理论内涵对于文学创作来说都具有原则性要求。

第二,双句式命题,即由两个字数相等的分句构成的命题。此类命题的两个分句作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,共同表达一个理论观点。按照前后分句的不同关系,《镕裁》篇的双句式命题又可分为两种类型:一是并列关系命题,即“情周而不繁,辞运而不滥”“首尾圆合,条贯统序”和“字去意留,辞殊意显”。这三个命题中的前后分句具有内容上的并列关系,即“情周而不繁”与“辞运而不滥”、“首尾圆合”与“条贯统序”、“字去意留”与“辞殊意显”都是并列关系,前后分句虽然都有独立之意义,但是合起来所构成的命题具有更丰富的内涵。二是顺承关系命题,包括“万趣会文,不离辞情”“绳墨以外,美材既斫”“美锦制衣,修短有度”和“芟繁剪秽,驰于负担”。此类命题后面的分句在意义上承接前句的句意,对前一分句的句意进行补充说明,两个分句必须合起来才能构成一个意义完整的命题。

第三,多句式命题,也就是由多个分句构成的命题,由于分句多,其内涵也更加丰富。《镕裁》篇中此类命题只有一个,即“句有可削,足见其疏;字不得减,乃知其密”。此命题由两个并列分句构成,每个分句的后一句都对前一句具有解释说明的作用。多个分句组合起来,表达了刘勰对于字句锤炼的审美态度,即作家应设法做到“字不得减”,使作品语言达到精练的极致状态。

二、《镕裁》篇理论命题之基本内涵

(一)情辞锤炼。情辞锤炼是本篇命题的最核心内涵,因为“镕裁”的实质就是“镕情裁辞”。刘勰从情辞的重要性、复杂性及审美标准三个角度对情辞锤炼展开了论述。

“情辞”的重要性是刘勰强调作家必须镕情裁辞的首要原因。“万趣会文,不离情辞”这一命题阐释了“情辞”的重要性,即“情辞”是文学创作不可缺少的根本因素,王运熙阐释此命题云:“各种旨趣会合成文,离不开情志和文辞。”[3]没有“情辞”,就没有创作可言。特别是对于“情”,刘勰更为重视,因为“设情以位体”,创作必须率先确定文体,而用何种文体又必须依作家之情而定。创作“不离情辞”,镕情裁辞也必然是创作过程中不可缺少的基本环节。

“情辞”的复杂性是刘勰强调情辞锤炼的又一原因,《镕裁》篇指出,创作中会经常出现“意或偏长……辞或繁杂”的情况,情意的“偏长”与文辞的“繁杂”,要求作家必须对其进行镕炼裁剪,然后才能使作品的情理内容“纲领昭畅”,文辞语言“芜秽不生”,最终使作品之“情辞”臻于精美。

对于情辞锤炼的审美标准,《镕裁》篇提出了“情周而不繁,辞运而不滥”这一命题。对于“情”的锤炼,应做到周全而不繁琐;对于“辞”的锤炼,应做到流畅而不过度。作家按照这一审美标准进行镕情裁辞,通过“芟繁剪秽”而使作品“驰于负担”,作品中没有丝毫“偏长”之意及“繁杂”之辞,从而才能创作出情辞双美之作品。完美的作品都是作家镕情裁辞的结果,正如刘勰所说:“非夫镕裁,何以行之乎?”

(二)材料取舍。材料取舍是镕炼情理内容的基本方法。刘勰说“规范本体谓之镕”,“本体”即作品内容,“规范本体”即思想内容的规范化。要做到“规范本体”,就必须在材料取舍上猛下功夫,力求精益求精,因为作家所用材料是作品思想内容的载体。对此,刘勰提出了“酌事以取类”“绳墨之外,美材既斫”及“美锦制衣,修短有度”三个命题。

“酌事以取类”是“根据所要表现的事物来选取有关的材料。”[4]只有选取相关相类的材料,作品内容才能得到有效表达。所以,作家要“规范本体”,就必须做到“酌事以取类”。“绳墨之外,美材既斫”这一命题是强调按照创作标准选取适当的材料即可,多余的材料即便是“美材”,也要坚决斫砍删除。“绳墨”即创作准则,是“规范本体”之重要保障。按照“绳墨”才能创作出本体规范的作品,“绳墨之外”的“美材”实为作品累赘。刘勰以“制衣”为例说明了其中的道理,即“美锦制衣,修短有度。”“美锦”是“制衣”的材料,“制衣”要“修短有度”,必须按照“度”来确定“修短”,才能制作出合体的衣服。“制衣”不可因“美锦”而改变“修短”之“度”。这三个命题阐释了作家应如何选材以及如何取舍材料,也就是如何镕炼情理,使“规范本体”落到实处。

上一篇:简论《晏子春秋》的艺术观 下一篇:高校音乐教育中音乐表演人才的培养探究

相关推荐

收缩
  • 身边的论文专家